徒步穿越贡嘎山遇大雪行程缩水 结果两千多团费只退两百多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1

国庆期间,在成都工作的刘女士花费22500元,通过一家户外运动公司的公众号,报名参加了贡嘎山徒步穿越户外活动。因天气原应,登山只走了2天的路线,行程缩短,在要求退费时,队员们与领队就退费方案疑问发生冲突,一位队员甚至被误伤致流鼻血。对此,负责这次户外活动的登山领队张先生表示,是大雪原应行程中止,且退费方案参照了有些俱乐部,“也有退款5000多元到500多元”。

  10月12日,账号为“褐色浪漫主义”的微信公众号发文,直指该公司“欠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儿一句道歉”,截至发稿,该文阅读数量已超7.6万。而这家户外公司也于14日发文,表示前述文章“恶意诽谤,歪曲事实”。

  队员投诉

  领队没起到带队作用 为什么在下撤无任何解释

  在成都工作的刘莉(化名)通过“四川三极户外”微信公众号,支付22500元报名参加了“10月2日到7日”的贡嘎山徒步穿越户外活动。按照路线规划,从10月2日到7日的行程,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将沿着格西草原、两岔河、上日乌且垭口、贡嘎寺等景点,徒步穿越贡嘎山。

  “俱乐部并不出提供合同,也有根据推送中的条款来的。但实际上,领队并不出完整篇 履行推送中规定的义务。”刘莉告诉记者,比如在徒步过程中,领队不出起到带队作用,我本人走的时候 居多。刘莉表示,2日下午,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到达客栈后,就时候 刚开始英文了了下雪。3日当天,大雪不出停,领队以客栈没车上山为由,让队员徒步上山到原定徒步起点,原定是坐车过去。途中另一位队员,来自广州的虞女士突发高原反应,感到我本人心跳加快、呼吸不畅和头晕。

  虞女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:“高反发生后,领队给了我处方药,叮嘱有些队员照顾我,我本人就先赶往营地了。领队找来应急氧气罐,至少是到达营地另另俩个小时后。”

  根据队员们描述,愿意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儿冒雪上山扎营后,当天晚上领队又告知队员次日下撤,不出提备选路线,就说 出任何解释。4号早上,领队带领队员时候 刚开始英文了了下撤,下午4点注销到了徒步的起点。

  领队组阁

  领队应根据实时天气 做最有有助于于队员安全的决定

  愿意,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此次穿越活动的领队——四川第三极户外运动有限公司的张先生。针对应急氧气罐延迟另另俩个小时的情况报告,张先生解释,队伍的物资和应急氧气罐等都放满马上,而当时马帮去找丢了的马,所以很难及时赶上来,“根据我的经验,这俩 妹子是一阵一阵失温加高反,但情况报告从不严重,给她吃了治疗高反的药,人太好更重要的是保暖复温依据 。”

  张先生告诉记者,这俩 次带的队员有所以也有户外登山的“菜鸟”,亲戚亲戚亲戚朋友不出足够能力在高山露营原应户外生存。3号晚上他咨询过马帮,说是上日乌且垭口和备选路线的垭口都没依据 过去,所以才作出下撤的决定。“根据我的登山经验,继续攀登垭口,队员原应会有失温、滑坠原应有些不可预测的风险。”

  针对队员反映的“行程不商量”,张先生表示,高海拔登山是有“探险风格”的户外活动,从也有一般的旅游,都要充沛经验的户外领队根据实时天气情况报告,做出最有有助于于队员安全的决定。

  矛盾焦点

  爬山只走了2天路线 22500元团费为什么在只退2500元?

  “只走了2天的路线,所以景点都没看后,22500元的团费,只退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儿2500元。”成都商报记者从刘莉处了解到,对于行程变化后的退款方案,队员和领队发生了冲突,双方有语言交锋,甚至差点拳脚相向。这原应一名队员在劝阻过程中,被领队误伤,原应流鼻血。

  “退费2500元,这肯定不行啊!”5日晚,在从贡嘎山回成都路上的高速服务站里,不少队员质问领队退款的依据 ,以及是算是能提供相关费用明细。记者从录音里听到,领队张先生经常强调,“大雪是不可抗力,退费方案参照了有些来贡嘎山徒步的俱乐部,就说 是退款5000多元到500多元”。

  6日下午,领队张先生向记者表示,所收取的费用主要用于租赁马匹、露营住宿、前期宣传、往返交通等。有些,原应大雪原应行程中止,租赁马匹的费用未产生,一共退了35000元(均分给18人每人500元);领队费用是500元每人每天,5号晚上回到成都,注销了6号、7号的领队费用(每人500),合计每人2500元。他表示,“也有我不出带这俩 队,就说 会经常总出 生命的危险,天灾因素就说 能把责任加到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儿活动组织方上。”至于活动的费用明细,张先生表示,不出将未产生的马帮租赁费用、2天的领队费用告诉队员,至于有些原应产生的费用明细,涉及到价格等商业机密,不出透露。

  说法

  相关部门:公司未超出经营范围

 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,公众号“四川第三极户外”的账号主体,是四川第三极户外运动有限公司,通过“天眼查”可看后其经营范围包括“休闲健身活动;户外活动组织策划及咨询”等。在采访过程中,领队张先生也向记者出示了其四川省高山合作者依据 员资格证书。10月11日下午,记者咨询了金牛区工商局相关负责人,他表示,根据该公司的经营范围,组织户外登山活动不出超出其经营范围。

  律师:消费者交了钱,双方就达成“事实合同”

  北京君泽君(成都)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小虎告诉记者,即使不出签订书面的协议原应合同,消费者交了钱给活动组织者,一种生活就形成了一种生活合同关系。陈小虎表示,原应天灾而原应行程不出完成,互相不承担违约责任。原应合同内容有不出履行完毕的次要,应该注销给消费者。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秀也表示,合同不一定要签订书面合同,消费者交了费用,就说 原应达成了另另俩个“事实合同”关系。成都商报记者 郑鑫,来源:成都商报